中国致公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

好人一生平安

发布日期:2015-11-16
 

在中国致公党成立90周年到来之际,我想起一位致公党老前辈,名字叫做李兆仍。

李兆仍,原南宁手扶拖拉机厂一位高级工程师,曾当选全国人大第七、八届代表,是致公党中央第九届候补委员、第十届委员。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退休。在支部组织生活中,大家都亲切地叫他“李工”。

老实说,我对支部党员中称呼某人为某工很不习惯。

那时,我刚加入致公党,首次参加支部活动,就听到支部副主委黄其靖对着一个女同志喊:“黄工!”

咦,人家明明是个女的,怎么就喊起“公(工)”来?

工、公同音,我当时听成“黄公”。原来,在支部里,如果有工程师职称或者相当于做工程师工作的党员同志,大家为了表示尊敬,都是以“姓+工”的格式来称呼。女同志的名字叫做黄冀平,简称黄工,曾经当选南宁市人大代表。

其实,黄其靖本身就是一个工程师,也可以叫做黄工嘛!以后,黄其靖怎么叫,我就怎么叫,不会错。黄其靖说:“这是覃德峰,叫覃工。”我跟着叫:“覃工。”但有时又不能一跟了之,一叫了之。像支部宣传委员巫远宁,似乎没有谁叫他巫工。黄其靖说:“这是巫远宁。叫小巫。”只见巫远宁狡黠地笑一笑:“嘿嘿,小巫见大巫了!”我一看,跟我的年纪差不多,显然我不适合做大巫,不能跟着叫了,我就胡乱地、嘿嘿地应付了事。

党员各有各的职业,各有各的特点,称呼也随之而改变。见了朱群———哦,年纪最大——叫朱伯。见了雷炳寅——做过校长——叫雷校长。见了吴传欧——做医生的——叫吴医生。见了吴淑娟——她是老师——叫吴老师。幸好这些同志的称呼多少都有一点不带“工”的理由,要不然,我跟着叫,就会闹笑话。不信,就试一试,叫一叫。于是,我学乖了,跟着大家一起叫。

一个称呼,有时是一个善意的玩笑,有时就是一种尊称了,而且还会烙上难以抹去的美好印迹,是一个时代一个人物的特殊称谓。我发现,在支部里,大家一喊“李工”,肯定知道是喊老党员李兆仍同志。

李工,约60多岁,壮实,身材略高,直挺挺的身板,走起路来可以说是精神抖擞。李工参加支部组织生活会,都是找一个不起眼的旮旯头坐下,掏出香烟,点上,烟雾袅绕,云里雾里,自我陶醉,有点漫不经心,其实是在静静地倾听,用心地思考。一旦要表达意见和建议了,总会有人提议:“请李工谈谈。”他说话不多,声音不高。我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头啊!都退休的人了,能有什么高见。”想着想着我就会开小差。等到他说完了,我便莫名其妙地跟着大家附和着:“好,好,好!对,对,对!”

其实我跟李工原本就没有什么可交往的,说不定他对我也不会有太大的印象呢!在支部组织生活会上见个面,点个头,打个招呼,除了之外,几乎是形同陌路。“党员同志嘛,呵呵,认识,见过,能够和谐相处,开个会,就行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和他说的话,每次应该没有超过三句。好像他说过:“年轻人,有干劲,好好干啊!”是对我说的,还是他若有所思而说的?我记不清了。那时是1999年,我已经三十有七,跑到马路上绝对不会有人说我是年轻人。但我刚加入致公党,通俗地说:“还在吃致公党的奶啊!”在李工眼里,我,自然更是年轻人了。李工的话的确也让我激动了好一阵子啊!

1999年9月30日,支部组织到南宁市郊的金沙湖,开展新中国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那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雨。许多党员湿漉漉地赶到城北区政府搭车,前往目的地,李工也不例外。

一路上,大家七嘴八舌,不是说下雨不好玩,就是说好玩不下雨。此时,不知道谁在车厢里喊道:“请李工唱一首歌,大家说好不好!”乱哄哄的车厢一下子静了,接着就是一片掌声,其间还掺杂着此起彼伏的哄笑声、叫好声。

“开什么玩笑,平时李工说话不多,有点木讷,还会唱歌?!”我感觉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李工坐在车尾的一个角落,轻轻地说道:“好吧,我就唱一首,唱《好人一生平安》。”车厢更加静寂了。大家都在等待——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也曾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 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咫尺天涯皆有缘,此情温暖人间……”

李工完整不落地唱了起来。没有音乐,没有伴奏,在车厢里,一路车行。一曲歌声,消解了雨天开展活动的积怨,很快就载着兴奋的人们,来到了活动目的地——金沙湖。

为庆祝新中国50岁生日,支部准备一个大蛋糕。在金沙湖,大家尽情地投入支部活动中,兴奋地唱歌、猜谜、抢答、做游戏……

“下面,请原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委员李兆仍同志为我们再唱一首歌好不好?”

声音传来,我心里一下子涌动一连串莫名的疑问:“这是在喊李工嘛?就是我身边一位普通的致公党员?是中央委员?”我仿佛要仰望李工,但他确确实实又是像我一样普通。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想不到李工还有这么一段辉煌的人生历程。

活动场地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普通的李工正与党员同志们同欢共乐。他,并不在意自己曾有过的荣誉;他,激越地为新中国成立50周年而纵情高歌;他,为致公党组织和谐发展而甘为人后,默默地挥洒一丝余热。

我看着李工,看到了在他谦和朴素的外表里,浸透出一个老致公党员的个人魅力。我似乎看到了我真的太年轻了。我想:“致公党的确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宝地啊!老同志谦和的品德,就是我成长的沃土,我应该好好学习,用心传承老同志的好传统!”

如今,李工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11年多了。但谦和的李工,总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认真地参加每一次支部组织学习活动的李工,以及那悠扬而略感忧伤的《好人一生平安》的曲调,仍不时萦绕在我脑海里,沉浸在和谐友爱的支部活动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