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致公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
首页头图

清风几许,难舍永革——回忆党员许永革同志

发布日期:2015-12-10
 

今年五月,党员许永革同志因病离开了我们。

他是印尼归侨子弟,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地理系,于1997加入中国致公党,先后任职过西乡塘总支新阳支部副主委、西乡塘区政协委员。离世前,他是南宁五中主管后勤的副校长、工会主席、地理学科高级教师,是我的领导、同事,同时他也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在单位里,他是一位温暖人心的领导,在生活中,他是一位真诚率性的挚友。

许永革出生于书香门第,父母是南宁三中教师。在他出生和成长的六七十年代,小康生活环境以及开明的知识分子父母比起寻常人家更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家中收入更多用来丰富孩子们的课外书籍和兴趣爱好:他们送许永革去学习小提琴,送他的妹妹去学钢琴,在他迷上集邮的时候,哪怕一套价格在60多元的邮票,相当于父母一个月的工资,他们也毫不吝啬给他购买。在他温馨的家里,可以凭栏远望倚窗长谈,兄妹俩背靠着背聊天说话,可以依偎在父母的身边枕着父母的大腿撒娇。

知识分子家庭的温馨和睦,对知识的热爱和对生活的欣赏态度,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成长。许永革兴趣爱好广泛,审美眼光独特,喜欢收藏、喜欢艺术、喜欢美食、喜欢旅游,他常常说自己就是一个大玩客。是的,他爱玩,像所有喜欢自由崇尚自然热爱生活的人们:年轻时候的他喜欢听英文歌、看电影,曾拿着心爱的集邮册在邮市游荡倒卖,白天赚来的钱晚上就会带着心爱的妻子去吃遍本地的美食;他很有情调,喜欢品茶、品酒、红木、石玩、雕塑、手工艺品、绘画艺术品,加之他眼光独特,常常能淘到品味不俗的器物,身边也围聚了一群有相同爱好的好友,他率真豪爽的性格,让他身边好友不断;他爱旅游,他常常说,我们要享受生命享受生活的乐趣。每逢假期,他就会带着妻女到处旅行,他帅气俊朗,穿着一身户外旅行的行头很有西部狂野牛仔的气质;他最爱的是西部一片安静的胡杨林,他说那里安静自由,是他最向往的地方。但是,他最爱的还是他的家人:每在外面吃到一个好菜,他就会兴致勃勃地回家弄给妻子女儿吃,每到过节他一定会积极地鼓动全家出游,他说他喜欢热闹害怕孤独。

对我来说,他是好同事好领导,是挚友。他生性率真热爱自由,始终保持着一颗纯真如孩童的心。他喜欢艺术喜欢分享自己的快乐,每得到一张好画,都会跟我分享他的喜悦。我得到他的诸多帮助:他在单位的空房中为我腾出空间以支持我安静画画,我的孩子入幼儿园入小学,我的侄儿上户口,像每一个单位里的同事一样,我得到他的帮助。他介绍我加入致公党,带着我参加党派里的活动,我看到他在活动中为大家准备和分发物品为大家服务,他让我感到在致公党组织生活像大家庭一样温暖。

在南宁五中这所百年老校,他是一个让人温暖的领导。在他主管后勤并兼任工会主席的十几年里,这所学校里每处房屋的拆与建、每块草地的翻新与种植、大小厕所的每一次疏通防漏、教室门锁及每个学生课桌的替换、饭堂里每一道菜品的更新、每一粒米每一滴油的安全……,无一不凝聚着他的亲力亲为。这所学校里每一个住户、新来后到及退休养生的每一位老师及家属,无一不得到过他的关心与帮助,大到婚丧嫁娶、生病住院、户口办理、孩子入学,小到电路故障厨房改造,这些婆婆妈妈的后勤琐事很杂碎,却时时刻刻维系着一所学校的正常运转,具有完美主义性格的他总能做得井井有条、合情合理。与其说这本是他的份内事,不如说他天性善良乐于助人,习惯将身边人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他常常对感谢他的人说“我帮你,不是为了回报,是因为我们是朋友”。也正因为这样,他总是很忙很忙,与家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身体也在工作中不断透支。

我的同事雷老师是这样回忆往事的:“十几年前,我们组在曾老师家吃饭,等了许久他才来,上来就闷声吃饭,老组长刘老师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很忙,微醺的他对我们说,他既要当工会主席,两个月就操办了三个退休老师的葬礼,管学校各种婆妈事情,又兼任华西宾馆经理,协调宾馆的社会关系,因为当时学校债台高筑,为了提高营业额,晚上还要开着柳微车去火车站兜客,一直到最后一趟客车结束,回到家已经是半夜,每天累得上楼的力气都没有,还要吃吃喝喝做接待,老婆孩子都很生气,说着说着,他竟然挨着曾老师,像个孩子似地呜呜地哭了起来,那一刻,他显得非常地无助,我们组的所有老师一时间都沉默了,竟然不懂怎么安慰他。

去年,跟老组长在操场散步,久居珠海的老组长惊见他变得瘦小蜡黄,像个着急心痛的母亲一样斥责他,要他保证以后不再喝酒,为了女儿保重身体,他连忙点头,说忙完所有该做的事情就好好调养身体了,请老组长放心,可是,什么才是他忙完的时候呢?也许就如现在,在他生命的尽头。”

我的同事张晓写到“转眼这是他的一生,也许我们对他并不非常了解,但是我们都得到过他的真诚。他说自己吊儿郎当,可他每做一件事情都力求缜密圆满。他教会我们做人做事要成熟,一直在身后默默支持着我们。思念他,令人泪湿眼眶;回忆他,让我坚信我能做好未来。转身就是他的一世,他最懊悔的是没能多陪陪家人,没能给女儿最好的,可他这一转身却成了永恒”。

是的,在他无限帮助与给予别人不求回报的时候,他也会感到累,会无助,会哭,会想到抽身不干,妻子心疼的对他说“如果你愿意,我们就辞职吧,只要你觉得快乐。”但是,当他第二天来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到自己的日程表,面对前来向他请求帮助的人,他最常说的又是那句“我能不帮别人吗?”

于是,他就这样慢慢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了解自己的身体,却从不愿让自己的不快乐影响别人,在工作中他用坚强的微笑来欺骗所有人。他常常欲言又止,无人时,他会独坐在长着爬墙虎绿叶的窗前,对着远处的池水发呆,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问他,他说“我不想看到别人同情的目光,我不愿别人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说时,他的眼中有泪光。他还半开玩笑的对他的朋友张晓说,“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记得要带着鲜花来看我。”

在他去世后的日子里,我常常经过他独坐的窗前,每次都忍不住要往里面看看,可是,他再也不在那里。

与很多他的朋友一样,我深切的想念他,我常常想起那首我的同事张晓为他写的一首诗《安静》——

他突然,走得很安静

他从不会去打扰别人

现在,也不会有谁能打扰他了

他终于可以享受属于他的宁静

这时,我能想到的

居然是他常说的那句话

我能不帮别人吗

可昨天最后的那一幕

我想说,谁来帮帮她

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她

他上了那辆冷冰冰的车

她跪在车后,安静的跪拜

全世界都为她安静了

我似乎还能听到

她多希望,他能回来

而全世界,只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声

和那句,他为什么不听她的话

也许,就是因为她是他最爱的人

他知道她会无条件的去包容他的一切

他,是一个好人

帮了所有的人,却从没帮过自己

而好人也常常被人误会

他也喜欢安静的去面对这一切

别再说他身上的味道

他那一定不是为了自己

现在,他可以不用再去操心什么了

他喜欢美景,安静的美景

他给我看了他拍的那几张胡杨林的照片

他说,那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

我现在似乎就能看到他就在那里

和他那张不畏惧一切的笑脸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我相信,他在那边一定过得比现在好

没那么多烦恼,没那么多伤痛

去享受你的安静吧

201559日,离你的生日还有21

也许,永远,无法革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