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致公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
首页头图

当祖国需要你的时候

发布日期:2015-08-19
 

当我把佩戴着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和阅兵专用徽,穿着黄绿色仿原国民党军服的爷爷送上9·3胜利日阅兵老兵方阵一号阅兵车的时候,爷爷看似平静,但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开心。70年了,爷爷在他人生的暮年迎来了一个如此神圣的时刻,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能作为健在抗战老兵的代表,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在天安门前接受习主席、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这是他百岁人生中最为高兴和自豪的一天。

我爷爷叫宋鸿基,1914年12月6日出生于广西上金县(现属龙州县)下窑屯的一个手工业者家庭。爷爷刚满两岁的时候,爷爷随着父母去法属印度支那(今越南)的高平省定居,在越南高平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并读完了小学。1928年,爷爷返回国内就读于广西省立第七中学(今龙州中学),毕业后曾任教于雷平(现属大新县)巷口乡小学。1935年,他来到南宁,考上了广西省立医学院,先在高中班完成两年的学习之后,正式进入广西省立医学院本科班学习。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爷爷在医学院的学习也受到日寇入侵的影响,校名先后四次变更,校址七次迁移,全校师生颠沛流离,在借用的民房、戏院、会馆和自搭的草棚中坚持学习。在这段时间里,爷爷多次遭遇日寇飞机的轰炸、扫射,日机的无差别轰炸造成大批民众死伤,现场血肉横飞,非常惨烈,这些经历让爷爷对日本帝国主义憎恨不已。为此,爷爷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的宣传中去,多次参加广西各地的抗日大游行,组织群众高唱抗日爱国歌曲,表演抗战话剧,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战热情。1940年,广西医学院迁址至桂林七星岩继续办学,至此爷爷的的大学生活才算相对稳定下来。

1943年7月,爷爷从广西医学院毕业,根据当局的统一安排,决定应征入伍,到第四战区医防大队工作。爷爷被任命为第四战区医防大队第二中队的一个分队长(少校衔军医),并最先率队前往柳州双桥,配合第46军卫生处工作。当时爷爷所在的队内有两名男护士,一名环境卫生员,一名事务员(副官),三名勤务兵,无武器配备。曾经有记者问爷爷,被要求应征入伍上前线,你家里不担心么?自己不害怕么?爷爷说,不担心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祖国到了这样危难的境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绝不是一句空话,祖国需要你站出来的时候,就必须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如果人人都在为自己打算,那这个国家就要完了,我们也就要做亡国奴了。

当时在柳州双桥的驻军和群众正流行回归热病,爷爷就利用民房设立简易病房,收治病号,用914静脉注射液治疗回归热病,十分见效,全部病号都治愈出院。爷爷还给46军卫生处开了一个短期培训班,为该处的卫生员讲解了当时几种常见传染病的特点以及预防和治疗方法。为了预防流行疾病的扩散,还给驻地的士兵进行蒸汽灭虱,即把士兵的衣服脱下来放在蒸炉上蒸,通过采取熏防结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1944年5月长衡会战打响,桂北倍感压力,46军向桂林开进,爷爷率领医防队也跟着前进。抵达桂林之后,爷爷的医防队立即在桂林城内租用民房立即投入医疗救护工作,为前线撤下的伤病员和周边群众疗伤治病。1944年8月初,日寇攻占湖南衡阳后,逐步向湘桂边界进军,此时桂林城内局势紧张,人心惶惶,有大批难民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向后方转移。9月初,在接到四战区医防大队的撤退通知后,爷爷率队乘坐火车先向柳州撤退。到达柳州后,再乘坐一列坐满火车四战区后勤人员的列车沿着黔桂线向贵州独山转移,并在独山停留下来,等待上级的进一步命令。

1944年11月底,日寇沿着黔桂线向独山进攻,爷爷率队紧急向贵阳方向撤退,从独山出发,一连走了十二天,才到贵阳。其实从独山匆忙撤退的时候起,爷爷的整个医防队体系基本分崩离析,不复存在,溃散于逃难的人群中了。如今回想起1944年的豫湘桂会战,各方势力各有各的打算,无法形成合力,在作战上只能是一败再败。

初到贵阳的日子,爷爷反复思考下一步的打算,回想起他自己从离开桂林到抵达贵阳的这几个月的所见所闻,特别是从独山到贵阳的路上有那么多逃难的民众,老幼妇孺,饥寒交迫,万分可怜……,当时缺医少药,疾病流行,民众得不到及时的救助,死在路边的难民比比皆是。想到横尸街头路边的难民,再想到原国民党军中吃空饷等等腐败现象,爷爷痛心不已,权衡再三,决定去到更加需要他的地方去,毅然选择加入了中国红十字总会救护总队,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1944年底,爷爷加入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在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91中队912区队任队长,派到贵阳的难民医院工作,为众多难民提供卫生防疫、医疗救助等服务,在难民医院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救助那么多的人,实现了一个医生的真正价值。1945年7月,爷爷被任命为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第四大队第45中队第452区队的队长,负责黔桂公路上的伤兵和难民的救治工作。接到任命后,爷爷立即率全队人员乘坐一辆卡车往广西方向行进,沿途开展救治工作。一路上,哪里有病情需要就在哪里开展救助,顾不上危险,顾不上休息,救助了无数的伤兵和难民。如今回想起当年的救助工作,爷爷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就是再苦再累也值得啊。

1945年8月15日上午,爷爷当时还在在贵州马场坪开展救助医疗工作,突然传来消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听到这个消息,大家欣喜若狂,欢呼不已,所有的屈辱、愤懑在这一刻终于一吐为快,我们终于胜利了!随后,根据总队部的安排,爷爷立刻率队驱车前往柳州,在柳州继续开展救治工作,给民众提供免费的医疗救助服务。

抗战胜利后,爷爷先后在多家医疗机构工作,1951年开始在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曾当选为自治区及南宁市人大代表,198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退休。

抗战胜利已经70周年了,对爷爷来说,当年的许多事情依然历历在目。他写下了这么一句话,“历史虽已过,疤痕还在;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他说,这段历史不能遗忘,要牢记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重大伤亡和灾难,日本也必须对自己当年的侵略历史有足够的反思。

昔日抗战受功勋,今日检阅展风采。当老兵方阵入场的时候,全场人员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当年,正是这些老兵们在挽救民族于危亡,现在,更是他们见证着这个民族的伟大复兴。爷爷稳稳地坐在一号阅兵车上,他虽然头发花白、但依旧精神矍铄,行进天安门时,他和老兵们一起向着天安门、向着习主席敬起了标准的军礼。此时此刻,看着老兵方队从天安门前走过,我们的内心激动不已,充满了无比的崇敬。看着敬军礼的爷爷,我们的双眼湿润了,爷爷,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我们为你自豪。

是的,当祖国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义无反顾的站出来。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作者:宋尧华市委、市政府接待办公室,青秀总支党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