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致公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
首页头图

南宁,这一片热土!

发布日期:2015-12-10
 

今年,南宁的夏天,没到“三伏”便热浪汹涌!上班、下班都离不了空调,空调里呆久了人也烦闷了。晚饭后,夜幕降临,下楼散步。

我溜达在民族大道上,人行道扁桃树茂密的叶子遮不住耀眼的路灯,热风吹拂,枝叶晃动,灯光穿过树丫落在我身上,一晃一闪,仿佛又是阵阵热流翻滚……

脚步不停,汗流不止。近到泰安大厦,路没了。一排铁围栏占去了半幅道路,铁栏栅外狭窄的马路上人来车往,热潮澎湃……

铁围栏里一盏盏碘钨灯昂首挺胸。车灯、街灯、碘钨灯、霓虹灯,把夜空映衬得那么明亮。无论白天、黑夜笼罩着的全是热,成全了南宁这座城市的“热情”。“砰砰、砰砰……”铁围栏里传出打桩机敲打大地的巨响。“咣当、咣当……”看着挖掘机把一铲铲“热土”倾泻到运输车上扬起的阵阵灰,掩藏不住围栏里的热火朝天……

南宁地铁一号线民族大道站,工程火热进行中……

小南宁也修大地铁?

南宁小吗?遥想45年前,我居住在民权路上(现民族大道七叉路口处)。家里连一台电扇都没有,夏天热得像蒸笼。入夜、大人们出来乘凉,聊着家常;小孩们出来玩耍,捉着迷藏。躲在漆黑角落里,仿佛避过阵阵热浪……夜里睡不着,拎起一桶水“唰”的泼向人行道的水泥板,尔后铺一块凉席,拿一把大葵扇“噗嗤、噗嗤”,躺下到天亮。

中学的我就读于南宁二中,每天往返四趟从民权路穿过环经街(七叉路口到电信大楼路段),然后抄后门入校园。那时喜欢赤脚,上学就怕过马路,太阳曝晒后的柏油路面软绵绵、热滚滚……想方设法找准树荫的地方,吸一口气“飞”过去!

酷热的教室没有风扇。一放学,几个要好的调皮鬼立马跑出校门,跨过马路(新民路)便是一个大池塘——是有名的黄大塘(广西科技馆处),这里便是城市与农村的交界。一到这里我们迫不及待地跳下池塘戏水、消暑……

每年放暑假,我从不呆在家,走过邕江大桥就是平西村。在那里我们打麻雀、砍竹子、打竹筒仗,热了就下河。其实,我最喜欢的玩耍之处就是过了母校不远、长满相思树的十三湾旧河堤(由古城路到东葛路至琅东水厂)。

在这里,你可以静心欣赏河堤两边星罗密布的水田和莲藕塘,真可谓:“莲叶何田田”。在这里,钓青蛙、抓黄鳝,我多么自在得意。爬上相思树感受凉风拂脸,采撷相思豆,砍根树丫就做成了弹弓。从树上看绿油油的水田一直延伸到南宁十一中。爽朗的清风从教室穿堂而过,想必那些读书郎心境也是极好的!

离开旧河堤穿过田野就是旧机场(星湖路至园湖路一带),这里是一大片遗弃的丛竹林和荒芜草地,在那小沟壑的裂隙中、翠竹林的根须里,我拼命翻、刨、挖、掘,哪怕热汗淋漓,双唇干裂也毫无退缩,原来只为抓获一只好斗的蟋蟀……

有时到了星期天,我会和伙伴们头顶酷暑去远征,从广西医科大学走到南宁三中。那全是津头村的地盘。跨过竹排冲石桥就到了青山脚下的柳沙园艺场。园艺场边上长有许多野生的番桃树,从密叶中可以觅到成熟的番桃,这让我们好不欢喜。

离开番桃林来到青秀山,即刻引入眼帘的是静静地山坡上成熟的菠萝地。金黄色的菠萝散发阵阵浓烈地香味,令人垂涎欲滴。看山人警惕着一帮闯进来的调皮捣蛋猴。我们不敢踏入雷池,只能像扫雷队员一样,在采摘过菠萝地里寻找那些“漏网之余”。带着倒钩的菠萝叶,利刺划烂衣裤、划破了手脚,丝毫阻挡不了那一张张流涎的嘴。

每次外出玩耍我总会等太阳夕下才回家。皮肤晒得乌黑发亮,父母的责骂充耳不闻。家里兄弟姐妹多,没有一个是宝贝!明明是个城里人,却比农村的孩子还要野。只有外婆对我下狠招:“有功者留饭不留菜,无功者饭菜不留”。反正大热的天,便舀半碗饭就着凉开水,搅出一碗大稀饭,夹一撮头菜,结结实实的孝敬了“五脏庙”!撑饱睡觉,保证明天上学不迟到。

1986年政府拆去了旧居,开始修建民族大道,四年后我也安居在了民族大道上。每天早晨,我从这里走到大学路上班。傍晚,再从大学路走回民族大道。这一走,又走了二十五年,冥冥之中总感受着成年的脚印与少年时代的足迹重叠交织在一起,唤醒了我许许多多抹不掉的青春少年的记忆。

今天,我殷切的企盼明年的夏日,火热的南宁地铁一号线能预期开通,那时从民族大道来往于大学路的上班族们再也不用上班堵得慌,下班堵得热了!

今天,民族大道随着时代翻卷不断延伸。我见证了,也亲历了她与这座城市热火朝天的变化。南宁市区从45年前(1970年)155万人口增长到现在343万人口,从区区60平方公里扩展到6479平方公里,我的家乡不再是“一眼览全城,一步出郊外”的弹丸小城。

今天,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热土!南宁——欢快地奔跑,纵情地跨越,恣意地壮大吧!

(作者:莫敏佳,南宁市十五中教师、西乡塘总支党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