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致公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
首页头图

微雨黄姚

发布日期:2016-01-22
 

    为睹黄姚,我匆匆赶来。

    黄姚如养在深闺的女子,在这个盛夏微雨的清晨将我惊醒。在镇上小居月余的小谢已亦然一副村民的模样,微雨包含丝丝空灵衬着他黑框眼镜后透出的儒雅文质,与古墙形成一幅图画。他习惯地扬扬手“你来了,好,我喜欢这里。”象是在诉说一段爱情。

    小镇建于明万历年间,伴着门前年年映月的小溪沉淀下一方钟灵毓秀随岁月缓缓流淌着。镇口的古戏台几百年来上演过多少剧目,灯光如何灿烂照亮这方天空;对面的宝珠观朗朗经声今昔何处,抗日烽火的光芒怎样映红这涓涓溪水;那间肃穆的梁氏宗祠每年迎回多少远方的游子……我静静听着小镇曾有的旧日,看着环镇青山,山野年年青绿,夕阳又已红过几度?小镇悠悠。

    还是门前这条小溪用母亲的目光温暖滋润着这方土地。小溪两岸怪石嶙峋,形态各异的古榕如母亲的手指伸展枝干环抱抚摸她的孩儿。溪上石桥,牧童赶牛而往,桥边修亭,亭与亭相交连向那座古老的小镇。溪边挑水女子失手滑落了木桶引起一阵轻喊,笑声在斜风细雨中回响。溪中晨鸭戏水,拍起微微水波,圈圈荡漾。

    沿溪水浅处踏石板可到小镇。镇上保存了完好的明清风格建筑,其布局错络有秩,木门沉厚,窗户镂花,屋上装饰的图案无不体现出悠长的文化气息。古老的屋墙苔痕斑斑,墙缝间挤出的草木可以开花,亦有结果。青石满铺的小巷在雨水的润泽中光洁得闪闪发亮。巷中有一巨石被凿成鱼形,人称“盘道石鱼”,石鱼临街突起却从未让人摔过或扭过。镇上富裕起来的人们保有这份沧桑在附近建起新屋,老人却不舍旧居,小镇仍旧如斯,偶尔几个铺面陈设古朴,走出几位怀旧的白鬓,一块悬挂理发的招牌,会让人以为回到三四十年代的江南。

沿黑亮的青石板光脚提鞋漫步小镇,穿过每条巷子,体验着黄姚风韵。闭上眼睛,懒懒伸出手触摸清灵的空气,黄姚实在是一个美丽清幽的古镇:灰黑的老屋夹着狭长错综的石板小巷,微雨里撑伞走过,听雨从屋檐滴落音乐般滑下石阶,再没入脚底凉却心上,一条小溪缓缓流过。石桥边的老亭里,一块“且坐契茶”的匾因岁月日显斑驳,石桌上仿佛热茶蒸腾,天涯孤旅感遇知音而万籁无声。再回看烟雨弥漫的小桥流水人家,远远山中有古刹若隐而现——这应是一个深闺里的碧玉女子,有宛约的气质,独立世俗的芬芳,不染铅华,宜入水墨,寄以灵秀,托以柔肠。无怪于每年来此采风的画家络绎不绝

小镇东南山腰有古刹曰“文明阁”,山下农民郭东林每日上山打扫楼宇,时而住在山上,偶尔他的妻子也去,人们笑称他为“东林道士”。夫妻俩熟悉山上的草木门亭,也爱上这种生活。我们随郭东林找到上山的路,这是一个言语不多甚至沉默的中年人,雨后路滑,每走几步他会回头看看我们。

    从山下登至顶层需要经过三道山门,过第一道后可见清晰的石阶延伸向上。每道山门必有对联,每联必有横批,三道横批依次如“文明首第”、“有声门”、“天然图画”,让人一步步接近开朗心情愉悦。再穿过“豁然亭”、“不夏亭”就到达文明阁的主楼“魁星楼”,据说这里曾香烟缭绕,禅声不断,善男信女往来频繁。如今人去楼空,尘埃满布,雨水从屋顶沿墙滑落,落在墙角积年已有坑坑洼洼,然屋中间间居室,仍有扫除埃尘后平整的地板、墙边搁置物件的石架、雕花的木栏窗户以及残破的石板床。窗外可见一溪山泉,游离于山泉之外:这依山楼阁清雅如此会演绎多少故事,故事中芸芸人物可有清雅如此间之人?

屋楼的上层因风雨侵袭日久木衰,柱上丹红片片剥落显得狰狞,稍一碰触刷刷有声。

    凭栏看遍山外风景,雨后黄姚云烟缥缈于半空,对面山上一抹斜阳红艳,浮世苍苍,偷闲于此间确实豁然。

(作者:覃柳妮,南宁市五中美术教师、西乡塘总支新阳支部组织委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