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致公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

羊年拾零

发布日期:2016-06-07
 

马年马上过了,羊年眼看也快来了。关于农历生肖新年究竟从何时算起,最近成为问题,一下子热闹起来。据说大多数网友觉得应该从农历正月初一算起为好,而专家们则振振有词地以阳历2月4日也就是立春时节为起,打起生肖新年的算盘。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啊!

中国古代历法,年月日时都是以干支为纪。新的一年开始于子月,是现在农历十一月。这就让世俗中芸芸众生为难了。因为读书求学、置产业、办大事、结姻缘等等都要算生辰八字,子丑寅卯一算下来,对应的却不是农历的一二三四月,怎么办啊?只好找专家去。如果可爱的专家们图省事,说:“生肖新年,应该就是在农历十一月冬至日了。”那么,生肖新年,从何时起,倒是谁也说不清了。

十几二十年前,人们相互间的通讯,主要手段是写信寄信,尤其是新年临近,贺年卡、贺年片、明信片等等更是满天飞舞。那时,一张小小邮票,就是一个稀罕的宝贝,甚至比金子还要珍贵,台湾诗人还比之于乡愁呢!1980年,国家首次发行生肖系列邮票,从猴票开始,年年发行,一发不可收。时至今日,生肖邮票已完成三轮发行。每年生肖邮票,都是抢手货,一票难求,可爱的人们把生肖邮票当作“炙手可热”的收藏品,纷纷囤积居奇。有趣的是国家每次发行生肖邮票,时间却不是正月初一,也不在2月4日,似乎每年都在阳历1月5日,仿佛在开启一年一度的邮票系列的新纪元。而一到正月初一,一些地方的邮票公司,就会将上一年度与当年生肖邮票贴在一个信封上,一张盖上腊月除夕24时邮戳,另一张加盖正月初一零时邮戳,美其名曰“交接封”。那些年的春节,为了满足朋友的集邮爱好,我顶风冒雨,少不了在集邮门市部排队购买邮票或者交接封。一张生肖邮票,便可以心满意足地度过一个新年。如今我早已远离集邮市场,爱好集邮的人们是否还有雅趣把玩“交接封”呢?一个人,假如能够长年累月、坚持不懈地每年收集“交接封”,那么,在今时今日,完全可以显现其优秀韧劲。

马到说马,羊来数羊。每当一个生肖新年来临,人们往往绘声绘色,谈论生肖,问得最多的是:“你,属什么呢?”接着便是属什么是什么,一串云云。今年(2015年),是乙未羊年,自然喜气洋洋一番。羊,首当其冲地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

我第一个记忆犹新的羊年是己未年(1979年)。那年,我高中刚刚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很不好意思地回到山西老家,与亲戚朋友一起,四手指依次包裹拇指,攥起拳头数着生肖岁月,却总感到自己一事无成,有负于父老乡亲的期待。那时我读过一本书,书名叫《不怕鬼的故事》,书中说如果在荒郊夜里遇见鬼,就往鬼的身上吐口水,鬼就会变成羊,可以牵到集市上售卖赚钱。窑洞门前,乡亲们忙着拢羊,自己待业家中,想想卖羊赚钱也许是不错的选择。可惜羊全是集体所有,贩羊的行当做不成了。羊年快要到了,谈羊的话题多了起来,与羊牵扯的比如狗之类的故事也不会少。前几天,报道一位新疆牧民,捡到一块“狗头金”。一夜暴富的心理使得许多人开始议论“狗头金”,新闻传媒也乐此不疲,参与其中。其实,这块“狗头金”,不过是一块含金量高的混合矿石,单只一块,没有什么冶炼加工意义,值不了几个钱,顶多可作一个矿物标本。当然,由“狗头金”引发一系列法律层面上的讨论,也许才是羊年谈论“狗头金”的价值所在。

一谈到羊,我想起一个有趣的古代典故,叫做“挂羊头卖狗肉”。看来卖假货古已有之,不足为奇。我的一位未过门的侄媳妇,家住内蒙鄂尔多斯,好不容易在市区谋了一份差事,问她:“花了不少钱吧?”她竖起两手指,说:“两只羊。”鄂尔多斯不愧是羊都,办事都靠羊。生活当中这种“挂羊头卖狗肉”腐败行为,在阳阳正气的大环境下,生存空间一定会少许多。伊始羊年,此情可待。

信手拾来,擦亮眼睛,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就行了。

 

作者姓名:陈维宁          工作单位:致公党南宁市委会

分享到: